江苏潘氏宗亲网 > 文学创作 >《闲居赋》解释及赏析

《闲居赋》解释及赏析

江苏潘氏宗亲网 来源:收藏人 听雨轩   作者:潘岳   阅读:3782015-11-21 0:00:00
 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闲居赋》解释及赏析

作品原文

岳读<汲黯传>,至司马安四至九卿,而良史书之,题以巧宦之目,未曾不慨然废书而叹也。曰:嗟乎!巧诚为之,拙亦宜然。顾常以为士之生也,非至圣无轨,微妙玄通者,则必立功立事,效当年之用。是以资忠履信以进德,修辞立诚以居业。

仆少窃乡曲之誉,忝司空太尉之命,所奉之主,即太宰鲁武公其人也。举秀才为郎。逮事世祖武皇帝,为河阳、怀令,尚书郎,廷尉平。今天子谅闇之际,领太傅主簿,府主诛,除名为民。俄而复官,除长安令。迁博士,未召拜,亲疾,辄去官免。阅自弱冠涉于知命之年,八徙官而一进阶,再免,一除名,一不拜职,迁者三而已矣。虽通塞有遇,抑亦拙之效也。

昔通人和长舆之论余也。固曰:“拙于用多。”称多者,吾岂敢;言拙,则信而有徵。方今俊乂在官,百工惟时,拙者可以绝意乎宠荣之事矣。太夫人在堂,有羸老之疾,尚何能违膝下色养,而屑屑从斗筲之役?于是览止足之分,庶浮云之志,筑室种树,逍遥自得。池沼足以渔钓,舂税足以代耕。灌园鬻蔬,供朝夕之膳;牧羊酤酪,俟伏腊之费。孝乎惟孝,友于兄弟,此亦拙者之为政也。乃作《闲居赋》以歌事遂情焉。其辞曰:

遨坟素三长圃,步先哲之高衢。虽吾颜之云厚,犹内愧于宁蘧。有道余不仕,无道吾不愚。何巧智之不足,而拙艰之有余也!于是退而闲居,于洛之涘。身齐逸民,名缀下士。背京沂伊,面郊后市。浮梁黝以迳度,灵台杰其高峙。窥天文之祕奥,睹人事之终始。其西则有元戎禁营,玄幕绿徽,溪子巨黍,巽絭同归,砲石雷骇,激矢虫虻飞,以先启行,耀我皇威。其东则有明堂辟雍,清穆敝闲,环林萦映,圆海回泉,聿追孝以严父。宗父考以配天,秪圣敬以明顺,养更老以崇年。若乃背冬涉春,阴谢阳施,天子有事于柴燎,以郊祖而展义,张钧天之广乐,备千乘之万骑服枨枨以齐玄,管啾啾而并吹,煌煌乎,隐隐乎,兹礼容之壮观,而王制之巨丽也。两学齐列,双宇如一,右延国胄,左纳良逸。祁祁生徒,济济儒术,或升之堂,或入之室。教无常师,道在则是。胡髦士投绂,名王怀玺,训若风行,应犹草靡。此里仁所以为美,孟母所以三徙也。爱定我居,筑室穿池,长杨映沼,芳枳树樆,游鳞瀺灂,菡萏敷披,竹木蓊蔼,灵果参差。张公大谷之梨,溧侯乌椑之柿,周文弱枝之枣,房陵朱仲之李,靡不毕植。三桃表樱胡之别,二柰耀丹白之色,石榴蒲桃之珍,磊落蔓延乎其侧。梅杏郁棣之属,繁荣藻丽之饰,华实照烂,言所不能极也。菜则葱韭蒜芋,青笋紫薑,堇荠甘旨,蓼荾芬芳,蘘荷依阴,时藿向阳,绿葵含露,白薤负霜。于是凛秋暑退,熙春寒往,微雨新晴,六合清朗。太夫人乃御版舆,升轻轩,远览王畿,近周家园。体以行和,药以劳宣,常膳载加,旧疴有痊。于是席长筵,列孙子,柳垂荫,车洁轨,陆摘紫房,水挂赪鲤,或宴于林,或禊于汜。昆弟斑白,儿童稚齿,称万寿以献觞,咸一惧而一喜。寿觞举,慈颜和,浮杯乐饮,绿竹骈罗,顿足起舞,抗音高歌,人生安乐,孰知其他。退求已而自省,信用薄而才劣。奉周任之格言,敢陈力而就列。几陋身之不保,而奚拟乎明哲,仰众妙而绝思,终优游以养拙。

译文:

我曾经读《汲黯传》,看到司马安四次进入九卿中称他善于钻营为宦时,没有不放下书而感慨叹息的。说:唉!确实有人善于钻营为官,也有人拙笨不善为宦。可是我常常认为士人活在世上,不像道德高尚的人一样,不露行迹,精微灵通,而一定要建功立业,将一生为世所用,因此凭借忠诚,履行信义以增进仁德,外修文教内修诚实,以居家立业。

我少年时在乡里就有声誉,得到司空右尉府的任命,所奉侍的主人,就是太尉鲁武公贾充。后来被举秀才做了郎。待到世祖武皇帝时,又被任命为河阳、怀县的县令、尚书郎、廷尉平。在天子居丧之际,任太傅主簿。府主杨骏伏诛后,被除名为民。不久又复官,任长安令,升迁为博士,因母亲病重,未来得及向皇帝谢恩就走了,而被免官。我从少年时步入仕途,到现在已经进入知命之年,其间曾八次调动官职,一次升级,两次免职,一次被除名,又有一次授职而未谢恩,三次升迁。虽能使仕途通畅并获机遇,也不过是一个不善为宦者努力争取的结果罢了。

从前博学多才的和峤曾议我,坚持说:我“虽不善于为官,却多有才华”。说我有才华,我岂敢接受,说我笨拙不善为官倒是确有实证。如今贤俊之士为官,众官都赶上好时候,像我这样笨拙之人,便不再企念恩宠仕宦的事情了。太夫人在堂上,年老体弱,我又怎么敢不孝顺父母,因卑微的官职而忙碌呢?因此,我恪守知止知足的本分,收敛起富贵的念头,在乡间盖房植树,过起逍遥自在的生活。池塘的鱼,足以供我垂钓,春米为税足以使我耕田,灌园卖菜,用以供给早晚的饭食;牧羊囊乳用以供给伏腊祭祀的费用,孝顺父母,友善兄弟,这也是不善为政之犬雀为政啊。于是我作《闲居赋》,用以歌咏由此而产生的情感,其内容为:

自豪地涌读古代的典籍,遵循圣贤的大道前进。虽说我厚颜,但还是内心有愧于宁武子和蘧伯玉。邦有道我没有出仕,邦无道我也不肯装愚,真是巧智不足而笨拙有余。因此,我退官闲居在洛水之滨。寄身于逸民,名列于下士。

这里靠近京城,上溯伊水,面向城郊而背靠集市。浮桥连结两岸,可以直接跨越洛水。灵台雄伟地耸立着。它观测天象的奥秘,推究人间的变化。西边有兵车和禁军的营房,黑色的帐篷和绿色的旗帜。有豁子、巨黍这样的良弓,也有用一个板机引发的连弩。炮石在雷鸣般的响声中抛起,同时射出无数的飞蛊箭。它们可以随时开赴战场,显示了皇家的威武。东边有明堂辟雍,清明庄严,宽敞安静。四周树林掩映,流水环绕。追遵孝道从孝敬父亲作起,遵奉晋文王以配祀上天。尊敬祖先和上天以阐明顺应天道,扶养三老五更以表示崇敬老人。至于冬去春来,寒冷的阴气消除,温暖的阳光遍及大地,天子则将举行柴燎,郊祀祭天敬祖以展示孝义。张设钧天之乐,准备千乘万骑。人们都穿着整齐的黑色的祭服,管笛奏起响亮的音乐。多么辉煌!多么盛大!这便是壮观的礼容和无比富丽的王家制度。国学和太学也都设在这里,两处的屋宇规模一致。右边的国学延请的是贵族子弟,左边的太学接纳的是贤良的士人。两处都生徒众多,身通儒术的人,济济一堂。有的已经有所成就,有的更进入了高深的境界。他们学无常师,以学道为是。因而使得俊杰之人弃官读书,王侯们怀揣印玺前来就学。这里的教化犹如吹过的风,被感召的人如同风中的草,即刻倾心而倒。这里便是最可居住的仁义之乡,也就是孟母三迁所要寻找的地方。

于是我定居在这里,建筑了房屋,开掘了池塘。杨树的倒影映到池水里,芬芳的枳树结成篱墙。游鱼在水中出没,荷花盛开。竹木繁茂,挂满名贵的果实:有大谷的张公梨,有梁侯的乌稗柿,有周文王的弱枝枣,有房陵仙人朱仲的李子。三种桃分别是樱桃、山桃和胡桃,还有红白两色的沙果。珍贵的石槲、葡萄,果实磊落,长蔓曼延。梅、杏、郁李之类,繁茂的枝叶点缀着美丽的花朵。鲜花与果实互相映照,真是用言语无法形容的美。菜则有葱、韭菜、大蒜和芋头,青笱和紫姜。堇、荠香甜可口,辛菜香菜多么芬芳。背阴地生着囊荷,向阳处长起豆慧。绿葵沾着露水,白避带有寒霜。每当暑气消退的凉爽秋日,或是寒风过后和煦的春天,一场小掰之后,天朗气清。太夫人坐上轻车,可以在家园周游,也可以到远处去观赏京城的近郊,身体由于行走而舒适,吃的药物也因为活动丽发挥了效力。饭量确。所增加,旧病也痊愈了。

摆上长长的筵露,子孙们列坐。车子停在柳阴下。采摘了园中的精美水果,打铹了池里的红色鲤鱼。有时候在树林中摆宴,有时候在水边举行禊祭。头发花白的兄弟,和年幼的孩子们,都举杯敬祝太夫人万寿。大家为老人的长寿而欢喜,也为老人的年迈而担心,举杯祝寿之后,太夫人面色和悦。于是,丝竹演奏,大家劝酒痛饮。顿足跳起舞来,高声唱歌。真是“人生安乐,孰知其他”,回过头来自己反省,的确是才识低下没有什么作为。于是,我却遵奉古人周任的名言,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做官。结果是连自身都几乎不保,还哪里谈到与古代的明哲相比。现在只好信仰道家的众妙玄虚,断绝官场的思念,闲居游乐而度过平庸的一生。

译文:

我漫步在充满古代典籍的园子里,紧紧追随先世贤人的步伐。虽然我的脸皮很厚,但在面对这些崇高思想的时候,内心仍然会产生愧疚。有加入仕途的机会但我不去,因此就算没有官爵也不会显得愚蠢。何况恰好我的见识和才能不足,而做事显得笨拙呆板绰绰有余。于是在洛阳的伊水边,退隐而避人独居。向遁世的隐士们看齐。背向京城靠近伊水,面对郊外,背后是市区。不管有因宽广而著称的浮梁,高高耸立而出众的灵台存在。在此我得以窥测天文的奥妙,一睹人事的本末或原委。西边有禁军的盘营,有着黑色的帐幕和绿色的徽章,具有精良的装备但又不失谦让恭顺从不欺民,炮弹射出的声音像雷声一般骇人,疾飞的箭矢像虫虻一般密集。大军浩浩荡荡的行军,声势震天彰显我皇威。东边有带有环形水沟的明堂,清静休闲,周围有树林回环映带,回流的泉水在其中流淌,就像前人追行孝道,尊敬父亲一样。尊奉文考与天相比并,宣扬一些崇高的思想精神来实现顺治,培养三老五更来赡养老人,每年冬天刚过的初春时节,阴谢阳施,天子就会烧香祭天,以祭祖来宣示道义,演奏着优美雄壮的乐曲,安排众多的车马穿戴着黑色的衣冠装扮成传说中取人内脏的恶鬼,一路上管乐声啾啾,这礼制仪容盛大宏伟,君主治理天下的各种规章制度极其严密崇尚完美。国学和太学共同发展,相辅相成,朝廷一边引进帝王或贵族的子弟,一边广泛的招纳贤才。众多的学士,高深的儒术,有刚刚入门的,也有学问已经达到深奥境界的。

学习没有固定的老师,所学的只要有道理就是有意义的。胡人中的有志之士弃去官爵,诸王中名位尊贵的人也隐藏自己的身份,注重用道德文教感化人,这就是为什么能够达到仁的境界为最好,而孟母三迁的原因。

我喜欢自己来确定居所,自己修筑房屋,挖掘池塘,连绵的杨柳与池沼交相辉映,四周绿树成荫,鱼儿在池中畅游,水声潺潺,含苞待放的荷花四处铺展开来,草木茂郁,珍奇美好的果实参差不齐。张圣公的大谷之梨,溧侯的青黑之柿,周文公的弱枝之枣,房陵公主的朱仲之李,全部一起种植。樱桃,冬桃,山桃成熟的时节不同,白萘与赤萘显现出红白的颜色,石榴和葡桃在它的旁边蔓延。梅杏馥郁,草木茂盛,花和果实一片繁华,这景象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。

 所种的蔬菜则有大葱,韭菜,大蒜,芋头,青笋,仔姜,清香缭绕。蘘荷喜欢依着山阴生长,时藿喜欢阳光。绿葵上还沾着露水,白薤上还带着霜。

或是寒冷的秋天到来,暑气渐渐消退;或是初春时节冬天的寒冷远去了,刚下过毛毛细雨,雨过天晴之后一片新意。在天空一片凉爽晴朗的一天,母亲大人乘坐着轻便坐车,远远眺望王城周围千里的地域,四处周游。人的身体因出行而变得协调,药物用来疏导疲劳,再加上常常用膳,旧病已痊愈得差不多了。

因此布置了盛大的宴席,有众多的子孙后代参加,绿柳成荫,参加宴会的车辆一个接一个,场面声势浩大。嘉宾们在岸上采摘紫色的果实,在水中垂钓红色的鲤鱼。宴会有时也在树林中举办,有时在水边做禊事。头发已经斑白的兄弟们和还有着一口乳牙孩童,都道一声万寿无疆来给长辈们敬酒,长辈们都又惊又喜。举起祝寿的酒杯,慈祥的面容和蔼可亲,满上酒开怀畅饮,周围翠绿的竹子整齐的排列着,宾客们都翩翩起舞,引吭高歌,人生如这般的安乐,何必再去追求其他的东西。

退隐之后我已经进行了自我反省,我认为自己的信用和才能不足。本应该尊奉周时大夫们的格言,敢于贡献才力,担任相应的官职。可我连自身都不保,又怎么算一个明智之人。在附庸世俗深奥玄妙的道理时就停止了对自身的思考,最终还不如悠闲的生活,闲居度日。 

《闲居赋》译文

天地之间存有正气,赋于万物形体纷杂。我在闲暇居住的生活中,萌生了濡墨写作的念头,在居舍里愿将安闲幽雅的情愫寄于文章之中。不怕学识浅薄,愿以期达到文脉清晰、主题突出的功效。用积累的先哲圣贤名句,不倦地将离职后的生活和对人生的见解叙说出来。一个小小的赋文,供大家作为谈论的话题,当个笑料罢了。在古历己丑年即公元2009年,时序在仲春之季,我在职的时间已超过规定年龄,于是,光荣地退职离岗安身度日。养在池中的鱼思念深潭,关在笼中的鸟留恋森林。马不被纲绳所约束,奔放于天地之间。退职离岗后的居所,虽然简陋,但好在主人有美好的德行。我常常在思考尧时有个隐者,山居不营世利,以树为巢而寝其上,安然无怨,被时人号为巢父,我也钦佩羡慕《神仙传》中的壶公,他常悬一壶于屋之上,入夜跳入壶中,乐于方寸之间,人莫能见。因而,身在自己的茅房草屋,感到舒适如意。算是居处狭小的如蜗牛之角,蚊虫的眼睫毛一般,也感到随惦自在。退职离岗后的闲暇生活,是恬淡而欢欣的。我结交的好朋友,都是些竭尽忠诚的名士;常来家作客交往密切的,都不是那些言行过失或行为不正之人。我爱自己的祖国,就象小孩子见到母亲那样,高兴地飞奔跳跃起来。寄情于祖国的山山水水,亲自去登一登、看一看。钟灵毓秀的自然风光,触我铸就美好的心灵。我善于平静和蔼,愿做个清清白白、低调沉稳之人,既在世俗之内表现出淡远的柔情,又负有高可临云的雅志。把名利置之度外,锻炼打造自己的崇高精神。我乐于宁静清淡的寂寞生活,在幽雅宁静之中修炼身心。屋舍散散落落,屋子有门而门闩关得很紧。在院子里每天走一走很有趣味,畅快的看着天空弥漫无尽的云烟变幻。雨雪过后,登高望远,鸟瞰广袤的肥沃田野,夜幕降临,静听百虫吟唱。白天心情愉快,夜晚作梦与白天都有相同的情趣。粗服劣食,感到香甜,声色荣华,从不沾染。咏读诗篇,写作赋文,将道理和见解在网络上争鸣喧泄。与棋友下下棋,切磋切磋技艺,沏碗香茶与至亲近邻聊聊天。耕作管理一下小园的蔬菜,饲养蜜蜂收取甘饴的蜜液。登到卫运河畔放声长啸,在陋室里自有余暇和清闲。虽然在人世间生活,却好象胜过神仙一般。退职离岗后,永葆晚节,常常用竹之节、莲之洁,辉映心田。灵芝草生长在深林,它不因为无人看到而不吐芬芳;有道德的人修行自己,也不会因为贫穷困难而改变自己的节操。开天劈地,古往今来,沧海桑田。光阴流逝,将人催老,但白头心红更加珍惜今天的大好时光。平心静气地修炼自己,获得志士仁人所追求的境界,用警世恒言壮阔自己的胸怀。晚年的老马,志在千里、力过千钧。 !登高作赋,寄望于众多贤达之士。我只是冒昧地尽我微薄的诚意,请南北朝时期著名文学家瘐信献上几句名言吧。庚信的名篇《枯树赋》得到暮年毛泽东主席的赏识,他爱不释手,直到病危。赋文结尾意味深长,这样写到:过去在汉水之南种的柳树,曾经枝条飘拂,依依相惜;今天却看到它枝叶摇落凋零,江边一片凄凉伤神的景象。树尚且如此,又何况人呢。

《闲居赋》是西晋作家潘岳作于元康六年的一篇散文,是表现其厌倦官场和隐逸情怀的作品。这一年潘岳从长安回京任博士。因母病去官,时年五十岁。作者回顾三十年的宦官生活,仕途沉俘,一时心灰意懒,产生了归隐田园的意念,因而写了这篇《闲居赋》。 

《闲居赋》,公元296年潘岳50岁时所作,总结自己做官经历:八次调换岗位,一次提升官阶,两次被撤职,一次被除名,一次没就任,三次被外放。潘岳投身政治,“卷入党争”泥足深陷,是由他的家世和社会关系所决定。门阀士族、婚宦关系,潘岳入仕,势所必然。投身权臣、贾充门下、贾充死后、依附杨骏。“骏败亡”,侥幸免。贾氏故吏、权过贾谧。

潘岳22岁写<藉田赋>声名大噪。藉田是一种昭示“以农为本”的国家大典。后沉沦下僚,焦虑,32岁已白发——写下著名的<秋兴赋>,抒发凄凉心境。《闲居赋》,总结不如意的前半生——找出自己仕途失败的原因是“拙”,弃“拙”取“巧”,择木而栖,择贾谧为大树,升著作郎,转散骑常侍,迁给事黄门侍郎,为贾做诗赠陆机,为贾谧讲汉书,愈益成为皇帝和贾谧的亲信。出现“拜路尘”事件。299年年底,潘53岁。愍怀太子被废为庶人。愍怀太子非贾皇后亲生,贾皇后、贾谧处心积虑要废掉他。<晋书·愍怀太子传>载:“陛下宜自了,不自了,吾当入了之……”文稿制造者,就是潘岳。太子因此被废。

 潘岳为了事权贵而望尘而拜,写出了具有隐匿情怀的《闲居赋》,其人品和文品在历代文人看来是完全不一样的。但是如果从深层次分析的话,《闲居赋》在描绘闲居景象的同时,也还是表现出了潘岳对于功名的执着追求。因此,从《闲居赋》来看,潘岳的人品与文品是不相违悖的。

创作背景

魏晋南北朝文学是典型的乱世文学。作家们既要适应战乱,又要适应改朝换代,一人前后属于两个朝代甚至三个朝代的情况很多见。敏感的作家们在战乱中最容易感受人生的短促,生命的脆弱,命运的难卜,祸福的无常,以及个人的无能为力,从而形成文学的悲剧性基调,以及作为悲剧性基调之补偿的放达,后者往往表现为及时行乐或沉迷声色。这种悲剧性的基调又因文人的政治处境而带上了政治的色彩。许多文人莫名其妙地卷入政治斗争而遭到杀戮,如孔融、杨修、祢衡、丁仪、丁廙、嵇康、陆机、陆云、张华、潘岳、石崇、欧阳建、孙拯、嵇绍、牵秀、郭璞、谢混、谢灵运、范晔、袁淑、鲍照、吴迈远、袁粲、王融、谢朓等。还有一些死于西晋末年的战乱之中,如杜育、挚虞、枣嵩、王浚、刘琨、卢谌等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文学创作很自然地形成一些共同的主题,这就是生死主题、游仙主题、隐逸主题。这些主题往往以药和酒为酵母引发开来,药和酒遂与这个时期的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。隐逸主题包括向往和歌咏隐逸生活的作品,也包括招隐诗、反招隐诗,形成这个时期的一种特殊的文学景观。隐逸思想早在<庄子>书中就体现得很强烈了,

隐逸主题可以追溯到<楚辞>中淮南小山的《招隐士》。汉代张衡的<归田赋>,可以视为表现这类主题的早期作品。到了魏晋以后,沿袭《招隐士》的作品有左思和陆机的《招隐诗》、王康琚的《反招隐诗》。沿袭《归田赋》的作品有潘岳的《闲居赋》。而陶渊明的大量描写隐逸生活和表现隐逸思想的作品,则使这类主题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,所以锺嵘《诗品》说他是“古今隐逸诗人之宗”。至于其他许多人的作品中,表达隐逸思想的地方就不胜枚举了。隐逸主题的兴起与魏晋以后士人中希企隐逸之风的兴盛有直接关系,而这种风气又与战乱的社会背景和玄学的影响有关。

作者简介 潘岳(247-300),西晋文学家。字安仁。祖籍荥阳中牟(今属河南)。但有人认为,从他父亲一辈起,他家实际居住在巩县。潘岳的祖父名瑾,曾为安平太守。他的父亲名芘,曾为琅邪内史。他的从父潘勖在汉献帝时为右丞,<册魏公九锡文>即出自其手笔。潘岳从小受到很好的文学熏陶,“总角辩惠,□藻清艳”,被乡里称为“奇童”(《文选·藉田赋》李善注引),长大以后更是高步一时。司马炎建晋后,潘岳被司空荀□召授司空掾。后因作《藉田赋》,致忌恨,滞官不迁达十年之久。咸宁四年(278),贾充召潘岳为太尉掾。后出为河阳县令,四年后迁怀县令。后调补尚书度支郎,迁廷尉评,不久被免职。永熙元年(290),杨骏辅政,召潘岳为太傅府主簿。杨骏被诛后,他被免职,不久又选为长安令。元康六年(296)前后,回到洛阳。历任著作郎、给事黄门侍郎等职。在这一时间,他经常参与依附贾谧的文人集团“二十四友”之游,是其中的首要人物。永康元年,赵王伦擅政,中书令孙秀诬潘岳、石崇、欧阳建等阴谋奉淮南王允、齐王乱,被杀,夷三族。<隋书·经籍志>录有《晋黄门郎潘岳集》10卷,已佚。明人张溥辑有<潘黄门集>,收入<汉魏六朝百三家集>中。

潘岳也叫潘安,字安仁,西晋人。民间喜欢称之为潘安而不是“安仁”,这里头有地方风俗的原因。中原人起名有不少单名名末尾用一个“安”字或一个“顺”宇,念的时候一定念作“安儿”、“顺儿”,舌尖往里一翘,加个儿话音,就显得格外的亲切,任你多高的身份,被这么一叫,立刻成为大家的宝贝。潘安是个在西晋文学史上有名的人,与<文赋>作者陆机齐名,史称“潘陆”。梁钟嵘《诗品》将潘岳作品列为上品,并有“潘才如江”的赞语。潘岳此人可称“才貌双全”,而民间念念不忘的是他的貌。“才比子建,貌若潘安”,“才比宋玉,貌似潘安”。     

  书法作品

《闲居赋》纵38厘米,横248.3厘米。书西晋著名文学家潘岳《闲居赋》一首,56行,凡627字,款署子昂,即元代书法大家赵孟頫。《闲居赋》是西晋文学家潘岳所作。前人似颇有微词,如金代著名诗人元好问《论诗三十首》云:心画心声总失真,文章宁复见为人?高情千古《闲居赋》,争信安仁拜路尘。联系史书记载来看,元好问对作者与作品关系的论述,还是较为客观的。    

赵孟頫(公元1254-1322)浙江湖州人。字子昂,号松雪道人。为元代著名书画家,篆、隶、真、行、草书无不精妙。“清真俊逸”是赵孟頫书法的最大特色。他的行草取二王(王羲之、王献之)之法尤为著名。还博取众美,结字上雅洁、婉媚、秀润、使他的书法独具俊气、逸韵。受到历代好评。

《闲居赋》一贴,具有“赵体”的鲜明特点,结体严谨而富于变化,行楷字丰腴秀整,遒丽典雅,行草字俊逸洒脱,轻盈流动;笔法精致秀美,起笔多以尖锋直入,出笔则或轻按或回锋,笔画骨肉均匀,细不露筋,肥不臃肿。点画顾具呼应,寓变化于平淡之中。而且字字风骨风含,神采外溢。前人形容赵书之美是“花舞风中,云生眼底”、“仪凤冲霄、详云捧日”,最为雅俗共赏。

赵孟頫博学多才,能诗善文,懂经济,工书法,精绘艺,擅金石,通律吕,解鉴赏。特别是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,开创元代新画风,被称为“元人冠冕”。在绘画上,山水、人物、花鸟、竹石、鞍马无所不能;工笔、写意、青绿、水墨,亦无所不精。赵孟頫传世书迹较多,代表作有<干字文><洛神赋><胆巴碑><归去来兮辞><兰亭十三跋><赤壁赋><道德经><仇锷墓碑铭>等。著有<尚书注><松雪斋文集>12卷等。

与潘岳的情况相似,赵孟頫也是引起后世较大争议的历史人物之一。他本人一直徘徊在仕与隐的两极中间,加之又是以旧王孙的身份出仕,故其心理之策负可想而知。他平生常为进退之身不由已而苦恼,赵孟頫的此种内疚愧作之情,实在是一种难以排遣并且相伴终身的客观存在。他书写《闲居赋》,实际上就是希望能够借助书法的力量,一定程序上调和或缓解内心的矛盾和不安,使得自己的心宇获得片时的宁静。此作笔意安闲,气韵清新,通篇行楷结合,方圆兼备,体态优雅,也体现出赵氏书法艺术书卷气和富贵气。此作无年款,但从书法上考察,应是晚年所书,为赵孟頫上乘之作。卷末有清曹溶题跋。

Copyright © 2013 jspans.com  版权所有 江苏潘氏宗亲网
本站由江苏潘氏文化研究会主办 粤ICP备15029057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