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潘氏宗亲网 > 人才宝库 >潘虹独语小说简介

潘虹独语小说简介

江苏潘氏宗亲网 来源:   作者:自传   阅读:682016-10-3 0:00:00

三十二 生为女人 1220日 星期二 德航的飞机已驶离虹桥机场的跑道,投进蓝天。舷窗外,晴空如洗,阳光灿烂。 赛坐在我的身边。他是两天前从美国飞来国内的,为的是陪我一起去欧洲。因为这一次中途要在法兰克福换机,赛不放心我一个人走。本来说两人在欧洲碰面的,可他执意要先飞过来,陪我一路走。 我们的目的地是德国的杜塞道夫。在那里,我们将见到我亲爱的小表弟,DAvID。那个每年圣诞,只要我不去过节,就是打长途来说:想念你的DAVID。 在DAVID那里,我们将度过愉快的一年一度的欧洲休假。DAvID已为我们安排了一个丰富多采的休假计划。当前天他把计划传到上海时,我和赛都吓了一跳,太周到了。 赛为我要杯热牛奶,又为我放低了航空椅。握着我的手,他轻轻地说;喝了牛奶,就睡一睡,好不好?有十八个小时的航程呢,别累着。 昨晚,为了把国内的事都处理妥当,我们几乎一夜没合眼。 我转头对赛微微一笑,顺从地点点头。 我轻轻合上眼,却没有合上我的思绪。 我一直觉得做一个女人是很幸福的。特别是在中国,男人要比我们活得艰辛得多。社会对他们的期望很高,给他们的自由度很小,他们因此步履维艰。 记得曾有人说过,男人是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*女人的,而女人则是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的。 男人要赢得一个女人,需要征服一个世界;而女人要赢得一个世界,只需要征服一个男人。孰易孰难,一目了然。 女人是可以不成功的。她可以退回家去,做个好的妻子,好的母亲。一样快乐地过一生。社会没有?给过她做个成功女人的任务。 男人是不可以不成功的。不成功的男人是要面临妻离子散的家庭悲剧的。社会规定了他们任务。他们有压力。他们活不轻松。 男人其实比我们不幸福,只是他们比我们要强。 赛一直说我很懂得欣赏男人,懂得给他们脸面,也懂得容忍他们的缺点。 其实,我只是比较同情男人,也比较尊重男人,因为觉得他们不易。 一个女人,要成功,难;要普通,可以。 一个男人,要普通,难;要成功,可以。 世界就是这样地颠颠倒倒,阴差阳错。 可是,正因为这样,一个女人,一个像我这样,看起来已经成功了的女人,就更要懂得守住自己的成功,因为这也不易。 害怕一个结果。这大概就是今天的我在情感道路上走得小心翼翼的原因。 我一直说,对男人要近看,对女人要远看。 一个男人,你不深入到他的思想,就无法见识他的全部魅力。 一个女人,当她走近,毫无保留地剖白她的所思所想时,她就会在显露她斑斓情怀的同时,也暴露她的浅薄,她的琐碎,她的无知和她的平庸。 有距离,才有美感。男人和女人的相处,也是如此。 很多婚姻的触礁,原因就在于丈夫和妻子走得太近。失去了一点距离的张力,就失去了一点朦胧的美丽。 其实,在爱情上,男人远比女人浪漫;在婚姻上,男人又远比女人现实。 一个男人会被无数个女人诱惑,并爱上她们。一个女人却会为爱上一个男人而满足,为他倾心,愿意守着他过一生。 我自问我还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子。像所有的东方女性一样,一旦爱上一个男人,就会用情极深,专注地爱他一辈子。 可是,对于失败过一次的我来说,就十分害怕再一次地投入,再一次地失败。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失败,最简单的方式,就是不再投入。 从这一点来说,我很消极,也很脆弱。 没有开始,就不会有结果。不管这个结果是好是坏,我都放弃。 我不奢望我会赢,因为我知道我输不起。 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可以供我任性地挥霍,任意地尝试,或者游戏般地折腾。 我只有一再地告诫自己,永远不要对一个人,一件事寄予过高的期望,永远不要妄想把自己的幸福维系在寻找一份感情的归宿上。 这世上没有救世主。女人只有独立。只有自己成就自己。 有所为又有所不为,这是我演戏的准则,也是我做女人的准则。 曾经一次又一次地去看一部法国电影,著名法国导演让一雅克·阿诺执导的《情人》。不是去看梁家辉的潇洒,也不是去欣赏简·玛尔奇的纯情,去,只是为了那一个片名,情人;看,只是为了湄公河边的这一个故事,没有结局。 两个人,一段情。 一段注定没有归宿的感情。一段演绎得如此凄婉如此美丽的感情。一段令人难以忘怀的刻骨铭心的爱情。 一直觉得,情人这个词,特别迷人;情人这份情,特别动人。这是男人和女人之间,一种格外纯粹的关系,一种格外叫人心悸的关系。 因为彼此的感情不再是道义上的责任,不再是法律上的维系,也不再是为了一张纸片的存在而存在,彼此就格外地看重这一份情,就格外地珍惜这一段缘。 无论男人,无论女人,可以没有一个婚姻,却不可以没有一份爱情。 毕竟,男人和女人都是要在对方的瞳仁里才能看见自己的。世界是在男人和女人的对视中完整的。 一个女人,不是因为她天生是一个女性,就成为一个女人了。 一个男人,也不是因为他生来是一个男性,就称得上一个男人了。 完全孤独的女人和完全孤独的男人都是很可怕的。他们没有性别。性别已经丢失。 一个女人只有和一个男人在一起,才能越来越多地体现出属于女人的娇柔。 一个男人也只有在一个女人的身边,才可能完整地展示出属于男人的阳刚。 女人最好的品质,是温柔。 女人可以不漂亮,但女人不可以不温柔。 如果没有了女人柔情似水的温存,那么人类的心灵将在转瞬间和世界一同荒芜。 男人最要紧的品性,是负责任。 我不怕男人有长长的过去,也可以不在乎他爱了一次又一次,爱过一个又一个。我只是不能容忍他的不负责任。 如果没有了男人用自己的脊梁顶起天下的勇气,那么这个世界和宇宙就将在转瞬间分崩离析,倒塌殆尽,不复存在。 男人和女人,世界少了哪一半,都不行。 年轻的时候,总渴望着被所有的人爱,却很少想到去爱所有的人。 成熟起来才发现,爱和被爱,本是不同的两件事。 能被人爱的人,是幸福的。能爱人的人,是有能力的。 我们是在被人爱的过程中,发现自我的。 我们又是在爱别人过程中,完成了对自己的塑造。 从迷迷糊糊的昏睡中醒来,发现赛也在打盹。他的手依日轻轻握着我的手。有他在身边,真好。 我一动,赛就醒了。 “要什么?”他问我。 “不,不要什么。”我对他微笑,轻轻摇头。 我只是在想,如果来世可以选择,我还愿意做一个女人。 做一个懂得男人,懂得珍惜情感的,温柔的女人。 爱人,也被人爱。

 

Copyright © 2013 jspans.com  版权所有 江苏潘氏宗亲网
本站由江苏潘氏文化研究会主办 粤ICP备15029057号-4